廣告贊助

明星 

RANDY PAUCH 演講裡有一句話,是他的老師說的:
不要對任何人失望。那個人如果表現的不夠好,可能因為我們沒有給他時間,
如果願意等待,總有一日他的表現會讓你驚異。
他還說:「世界上沒有惡人。」

剛剛才給朋友寫了信,勸他要等待,用這句話和他「共勉之」。
但是信發出之後,自己疑惑起來。

等待有用嗎?
關於「世界上沒有惡人」,這句話我其實是認同的。
我也覺得世界上沒有惡人,有的只是脆弱的,不夠強大來面對自己承認自己的軟弱的人;
或著是要用欺壓別人傷害別人,來掩飾自己不夠強大來面對自己承認自己的軟弱的人。

等待是要等待他有一天明瞭這一點。明瞭只要面對自己不夠強,便可以強大。只要面對自己不夠善,便可以善良。只要面對自己不夠聰明,便可以智慧。

然則這是神的等待吧,
有人終其一生不會明白的。
甚且由於一直用這方式過自己的人生,他或許會覺得去掠奪或著侮辱或著傷害他人,
是唯一存活之道,
是強者之道。

既然弱肉強食是物競天擇,那麼身為強者,便理當輕視弱者。
而弱者不值得存活,不值得存在,便是必然之理。

最近看了德國在2004年拍的《帝國陷落》(Der Untergang)。
講的是希特勒在死前最後那幾月的日子。整個納粹帝國的敗亡前夕。
於是對希特勒也好奇起來,上網查了一大堆他的資料。(網路真好哇)
希特勒便是全然的「弱者不值得存活」主張者。
他對強者的定義太高調。認定承認失敗是懦弱。對他來說,他沒有失敗,戰爭末期的失利,是將領與德國民眾的責任。
因此,他自己決定自殺,並且發放毒劑,要求他身邊的人跟他一樣,為德國而死。

他用決定自己的死來證明自己是強者。而不願意去死,或不敢自裁的人,便不值得存活。

蘇軍當時攻打柏林,即將攻陷時,將領要求疏散民眾,希特勒不允許,並且只要民眾逃離柏林,格殺勿論。因為:「弱者不值得存活」。

一個必須以毀滅他人來證明自己強大的世界是多麼的荒涼和黑暗啊。

然則,希特勒,我們可以等待嗎?

或著,一個情感上的希特勒,我們可以等待他,給他時間,證明他「其實不是惡人」嗎?

想起另一個故事。就是費里尼(Federico Fellini) 的《大路》(La Strada)。
賣藝人贊帕諾(Zampano)買了個智能不足的女孩潔莎米娜(Gelsomina),一路虐待她。而潔莎米娜從無怨言,她用孩子似的純真和熱情依賴贊帕諾,並且愛他。但最後還是因為贊帕諾的疏忽死去了。
這男人從來不意會到自己得到的是什麼,擁有的是什麼,自己做了什麼。從來不明白自己身邊出現過天使。

但是,費里尼讓我們在片尾時看到,最終,在贊帕諾晚年,潔莎米娜死了很久很久之後,這男人明白了。

那句話是對的:「你只要等的夠久....」
但是這是神的等待吧。
那麼,身為人,也許沒有那樣多的時間去等待的,平凡的我們,應該怎麼辦呢?

也許唯有相信。
因為別人的等待實現過,因此相信,我們的等待也終必會有回應。
或許我們自己等不及,但是,被奪取的會被償還,被侮辱的會被平反,被遺棄的會聽到懺悔;
因為這是宇宙法則,這是真理。

所以,其實我們都是整體的不是嗎?
我們在為他人等待和見證,
而我們等不及的部分,有他人為我們等待和見證。
每個別人身上都有一部份的我們自己。

所以,我當然相信:「沒有人能只為自己生活或死亡。」
並且認定:「每一個人的經驗都可以用來服務他人,與啟發他人的成長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電腦維修工作室

Oo秋八月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